<th id="jdoan"><pre id="jdoan"></pre></th>

<rp id="jdoan"></rp>

    1. 搬場公司重慶綦江:古樂傳承中奏出新音符

        

      (文化)(1)重慶綦江:古樂傳承中奏出新音符

        4月21日,永城吹打劉家樂班的班主、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劉道榮(右一)帶著所有成員在排練結束后合影。每逢過年過節,重慶綦江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永城吹打就會在鎮街上演。永城吹打最初是流傳于綦江永城鎮一帶的民間器樂,演出者有的演奏一米多長的大嗩吶,有的負責敲鼓、打川鈸,有的則吹奏低音嗩吶。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劉道榮年近八十,是演奏永城吹打的劉家樂班第十八代傳人。他說,前些年農村人開始外出打工,樂班一度后繼乏人。對此,綦江區通過政府購買文化處事 等多種方式扶持永城吹打,并支持劉道榮于2011年成立永城吹打學校。劉道榮在外打工的女兒也回到家鄉,成立永城吹打演藝公司。侄兒劉重輝更是在傳統曲牌的基礎上融入唱詞,加入鑼和川鼓。如今,綦江區擁有陳規 模的吹打樂班400多支,從業人員達到2000余人,成熟曲目近千首。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

      (文化)(2)重慶綦江:古樂傳承中奏出新音符

        4月21日,永城吹打劉家樂班成員劉重輝(中)和羅家平(右)在進行排練。每逢過年過節,重慶綦江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永城吹打就會在鎮街上演。永城吹打最初是流傳于綦江永城鎮一帶的民間器樂,演出者有的演奏一米多長的大嗩吶,有的負責敲鼓、打川鈸,有的則吹奏低音嗩吶。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劉道榮年近八十,是演奏永城吹打的劉家樂班第十八代傳人。他說,前些年農村人開始外出打工,樂班一度后繼乏人。對此,綦江區通過政府購買文化處事 等多種方式扶持永城吹打,并支持劉道榮于2011年成立永城吹打學校。劉道榮在外打工的女兒也回到家鄉,成立永城吹打演藝公司。侄兒劉重輝更是在傳統曲牌的基礎上融入唱詞,加入鑼和川鼓。如今,綦江區擁有陳規 模的吹打樂班400多支,從業人員達到2000余人,成熟曲目近千首。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

      (文化)(3)重慶綦江:古樂傳承中奏出新音符

        4月21日,永城吹打劉家樂班成員用廉價 的特色嗩吶進行演奏。每逢過年過節,重慶綦江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永城吹打就會在鎮街上演。永城吹打最初是流傳于綦江永城鎮一帶的民間器樂,演出者有的演奏一米多長的大嗩吶,有的負責敲鼓、打川鈸,有的則吹奏低音嗩吶。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劉道榮年近八十,是演奏永城吹打的劉家樂班第十八代傳人。他說,前些年農村人開始外出打工,樂班一度后繼乏人。對此,綦江區通過政府購買文化處事 等多種方式扶持永城吹打,并支持劉道榮于2011年成立永城吹打學校。劉道榮在外打工的女兒也回到家鄉,成立永城吹打演藝公司。侄兒劉重輝更是在傳統曲牌的基礎上融入唱詞,加入鑼和川鼓。如今,綦江區擁有陳規 模的吹打樂班400多支,從業人員達到2000余人, 金山區上海搬家公司,成熟曲目近千首。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

      (文化)(4)重慶綦江:古樂傳承中奏出新音符

        4月21日,永城吹打劉家樂班成員在用廉價 的特色嗩吶進行演奏。每逢過年過節,重慶綦江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永城吹打就會在鎮街上演。永城吹打最初是流傳于綦江永城鎮一帶的民間器樂,演出者有的演奏一米多長的大嗩吶,有的負責敲鼓、打川鈸,有的則吹奏低音嗩吶。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劉道榮年近八十,是演奏永城吹打的劉家樂班第十八代傳人。他說,前些年農村人開始外出打工,樂班一度后繼乏人。對此, 北京螞蟻搬家,綦江區通過政府購買文化處事 等多種方式扶持永城吹打,并支持劉道榮于2011年成立永城吹打學校。劉道榮在外打工的女兒也回到家鄉,成立永城吹打演藝公司。侄兒劉重輝更是在傳統曲牌的基礎上融入唱詞,加入鑼和川鼓。如今,綦江區擁有陳規 模的吹打樂班400多支,從業人員達到2000余人,成熟曲目近千首。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



      服務熱線:400-821-0644
      我們de微信
      Qrcode

      微信掃一掃 關注大眾搬遷

      400-821-0644